/ 新闻动态 /
Company news

金融投资圈最具能量的十大名校你的学校上榜了吗

发布时间:2019-03-15 07:18

     

  圆而中空,谓之圈子。在人际交往中,引申而来的人脉圈子,却决定了一个人事业的高度。

  血缘、地缘、业缘,同乡、校友、同僚、战友等等,都是形成人际交往圈子的重要因素。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我们中国,在这些圈子里,校友圈子又显得比较特别,有人说,世界上能够产生最好的朋友的地方是学校和战场。

  过去20多年,为中国投资界输送人才的高校数量众多,以下梳理了10所最具代表性的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厦门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西南财经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武汉大学,北京工商大学。

  这些高校就是中国金融投资人才的黄埔军校。在中国的金融市场这个平台之上,这些金融投资人士围绕着自己的母校或清晰或模糊地在金融投资界形成了不同的圈子。

  很多人都对自己的母校有着深厚的感情,毕竟这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他们在这儿度过了人生价值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在金融投资界也不例外,很多人不光在大学里学到了金融投资的专业知识,还对大学里形成的人际圈子信任有加。

  因此,他们通过撒满中国大地的校友,形成校友圈,不仅叙旧话情,更是相互再次汲取养分。除了规模庞大的校友会外,还有一些在投资界聚拢校友的小圈子。

  几个熟识的同学平时的沟通和聚会是随时的。同门间、同级、上下届间的联系都比较直接。论坛、俱乐部、基金会等等,这些则作为联系校友圈子的良好舞台,一些相对活跃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其中穿针引线,分享成功经验甚至失败教训。

  聚会叙旧那是自然,但金融投资圈的校友,每每都会从一些琐碎的事项论及当前的经济形势,或是各自所在行业的发展状况。互通有无,交流观点,就像当年在学校读书时一样,对经济前沿的动向、对实践领域的事务尤为关心。

  围绕着这些有深深学院烙印的投资界帮派,中国金融投资领域正在形成自己的特色。

  在中国投资界短短的历程里,如果北大的毕业生没有一席之地,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9月25日,北大经济学院金融系成立20周年,围绕着这段历史的现实是,北大毕业生在金融投资界无论是基金经理、基金高管还是PE合伙人,人数应该都是最多的。

  这一点并不奇怪,北大作为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吸引了众多才华横溢的学生。“北大投资界没有特别紧密的校友圈子,因为北大毕业的优秀的人才太多了。”北大84级校友、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罗飞说。

  但是投资界这个庞大的北大毕业生群体,无论是本科、硕士、博士抑或是MBA、EMBA都享受着北大这个光环笼罩的虚拟大圈子。东方基金基金经理李骥认为在他离开学校之后的职业生涯中,碰到的最优秀的投资人依然是北大人。

  提起北大投资人,很多人会想到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生于1971年的肖建华15岁时便考上北律系,18岁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27岁成为上市公司总经理,30岁掌控4家上市公司,成就了明天系资本帝国。这恰恰也被认为是北大人个人英雄主义的典型。

  北大金融群,被称为是“自由人的自由联”,是由就职于金融业的北京大学毕业校友自发组织形成的非赢利性民间交流组织,于2008年7月1日在北京创立,目前群员已发展至300余人,涵盖经济学院、光华管理学院、国家发展研究院等数十个院系,覆盖银行、证券、保险等各个金融行业以及政府、法律、审计等相关行业,遍及北京、上海、深圳等主要城市。

  光华管理学院的老师说“我们是培养领袖的学校”,一位学生则笑称“北大毕业生可能都内心强大到不需要圈子”。

  在北京金融街(000402)的某个餐厅,经常会有这样一群人聚在一起。他们基本都在附近的金融机构工作,或是来自于一行三会的中层领导,或是各大商业银行的业务部门老总,还有券商、基金公司和信托公司的高管。他们谈论的话题,无不集中于金融及资本市场范畴。他们都是中央财经大学的校友。

  一位经常参与其中的证券界人士称,很可能在某一天的下午,就会收到一条发起聚会的短信,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常聚的校友们都会参加,因为这是一个学习和探讨的好机会。“大家聊的基本都是实实在在的工作中遇到的业务难题和对于国家经济发展的新的感悟。”

  他介绍,聚会中,来自央行的朋友有时会聊聊个人对货币政策思路的理解和对货币市场走势的看法,来自监管层的朋友有时会阐释某个新政策的监管意义,来自券商、基金的朋友则常会讲述资本市场的现状及热点。一个人说话时,其他校友会静静地听,之后再讨论。

  “对其他相关市场和行业的理解能够更好地促进自己的工作,”他表示,“我们不拉帮结派,也不会称兄道弟,彼此视为良师益友,渴望同学习、共进步。”

  据了解,目前中财校友的这种业务交流或者学术讨论聚会并不少,更大规模的聚会则以校友会形式在各地开展。

  目前,中财在各主要的省、市、自治区(包括香港、台湾)以及北美地区均成立了校友会,校本部则由校友总会主要运作,海内外中财校友10万余名。

  有数据统计,中财培养了超过5位正部级校友,人民银行总行有3位行长或党委书记和4位副行长(或同级别),4位全国性商业银总行行长,将近20位的商业和政策性银行总行副行长,30位以上省级分行行长、副行长。

  在银行系统之外,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原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原国家税务总局局长李予昂、中国保监会常务副主席李克穆、中国人寿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缪建民等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部门的领头人也师出中财。其他各金融机构高管和业务部门领头人更是数不胜数。

  在我国资本市场20年的发展历程中,中财学子作为建设大军中的一股力量功不可没。

  中央财经大学成立于1949年,是建国以后国家成立的第一所财经类院校,最初是主要培养财税高级人才,曾长期直属财政部,2000年中财才划归教育部管辖。1952年在高校院系调整时,中财又将北大、清华、燕京大学和辅仁大学的经济系“精英”吸纳。经过60余年的发展建设,学校在经济学、管理学等方面积累了非常雄厚的资源,有“中国财经管理专家的摇篮”之称。

  有业内人士称,中财的毕业生做投资非常有优势和潜力,因为他们不仅专业能力强,而且在一行三会等与投资相关的重要机构的人脉资源非常广,对政策理解和经济动向的把握更为精准。

  “中财毕业的学生在资本市场做得好的也非常多,有不少在券商投行部、基金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还有的自己成立的投资公司业绩也做得非常好。”李宪铎称,“中财毕业的学生比较踏实,属于应用型人才,但这并不是中财毕业学生的全部特点,他们创新能力、领导能力也很强。”

  没有神秘的聚会,也鲜有刻意的维护,但清华遍布投资圈的力量总是会在关键时得到体现。

  对于清华出身的投资界人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张帏把他们大致分为两个派系,其一是理工科背景出身,他们有技术背景和创业的经历,对产业技术的发展非常敏感,这是投资界的最早一批弄潮儿;另外一系则是经管学院出身,这批人算是清华在投资界的第二批人马,他们对金融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对各种商业模式了然于胸。

  这些人都被烙上了明显的清华印记,清华严谨的作风,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实事求是、做事稳健,而清华对创新的追求使他们对于市场和技术有很好的洞察力。

  他同时也强调,清华很重视团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清华人更具团队合作力,相比个人英雄主义显得更为全面。

  “这个圈子里到处都是清华的人,从上到下,大约有一半的人都能和清华扯上关系。”一位活跃于创投圈的张姓猎头称。诚然,强大的理工科教育资源让清华为创投圈输送了大量的人才,但是这个圈子也有很多是清华经管学院MBA出身。

  “我们校友之间关系都不错,但大家也很少刻意专门聚过。”清华经管学院MBA毕业生、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说。

  创投圈中活跃的清华人比比皆是,邓锋、倪正东等也是这个投资圈中清华人声名在外的代表。

  在汪潮涌看来,清华在投资圈的校友间并没有严格意义间的“圈子”文化,因为人太多,要形成一个小“圈子”都是件难事,但清华人之间的默契和信任可以随时体现出来。

  “创投圈清华人的特质是务实得有点闷骚型的感觉,清华的人不会像北大的那样整天嚷这嚷那,他们非常具有实干精神,很多都是走技术路线,这也决定了清华人不会刻意注重建立和维护自己的圈子,但真正需要帮助时,就能体现得非常明显了。关键时刻从来不会掉链子。”一位清华电子系毕业的创投基金合伙人称。

  清华人之间会非常注重分享,当有好的项目和有看不懂的项目时,他们会时常拉来“哥们儿”们分享,但这些哥们绝大多数是清华人。

  “做创投本身需要接触大量的项目,而清华校友的平台是个巨大的项目库,非常有意义。”一位清科集团的人士称。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的1989级学生张帆就很突出地展现了清华校友间的默契和情谊。

  在2002年,创办了空中网的周云帆和杨宁找到了时任著名风险投资基金德丰杰投资副总裁张帆。周云帆是张帆的清华校友,电子工程系毕业后赴美留学,在斯坦福结识了杨宁。

  当时,空中网正在寻找风险投资。在和周云帆促膝长谈后,张帆非常认可他的创业想法,就将这个项目向美国总部汇报时,却未获得认可。

  为此,张帆两次返回德丰杰总部,向投资委员会详细阐述自己的看法。最终,张帆为周云帆争取到了80万美元的投资。当时互联网正处于寒冬之中,这笔投资无疑是为周云帆“雪中送炭”。

  “我在清华有一个纪录,跨越几个年级认识的人是最多的,来清华时上到77级,离开清华下到89年入学的都认识,所以到现在人缘都很广。”对于这点,邓锋颇为骄傲,这也为他的投资带来了许多的便利和资源。

  清华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创投平台,现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的冯冠平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力合创投董事长。冯冠平几乎每年都会不定期宴请清华校友多次,相互交流和分享。他的创投目标很特别,大部分是清华教授们的研究成果。

  据统计,大多数创投中的核心团队中都不乏清华人的身影。红杉资本的24位投资团队中有5位清华人,北极光创投中15人的核心团队中则有4人出自于清华,如IDG、联想投资、KPCB、经纬创投、青云创投等都有许多清华的人。

  “创投圈还是太小了,和证券、基金、银行这些大金融部门相比,创投圈的清华人也算不上多。”汪潮涌说。

  公募基金中最牛的投资人王亚伟,私募基金中的新同方投资刘迅,前高盛董事总经理胡祖六、瑞银投行亚洲区副主席李山、中国区主席赵驹、摩根大通证券(亚太)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方方……

  一位基金业人士称,证券、基金公司里有很多清华毕业的人,他们很多都是从研究员逐渐成长为基金经理,而研究员之间会进行调研、路演等,所以经常有一些志趣相投的清华人聚在一起交流。

  “我们班有一半在证券、基金圈,一般两三个月会有一次小聚,主要是吃饭,饭桌上聊。”一位清华毕业在招商证券投研体系工作的人士称。

  刘迅称,清华在二级市场投资圈有非常多的人,平时会有小范围的交流,但大规模的聚会很少。但他认为,母校在师生情谊传承、学长带学弟学妹方面一直有非常好的传统。清华经管学院在维系师生、同学关系,推动校友交流上一直表现得不遗余力,这成为了清华经管文化的一部分。

  经管学院每年都会有一次固定的校友聚会,由于校友众多,经管学院设置了值年校友轮流回母校的规矩。

  今年4月份的值年校友聚会上,出现了许多投资圈重量级别的人物,中信证券投资银行部总监刘隆文、上海博润投资管理公司总裁胡志斌、瑞银投行董事总经理汪韧、中国证监会规划发展委员会委员李树憬、博时基金量化投资总监张峰……

  “与学弟学妹话前程也是这种聚会的一个主题内容,我们还经常能够遇到专门从校外来参会的人。上次就遇到了几个准备运作自己公司上市的企业家进来交流。”上述招商证券人士称。

  经管学院还专门按照行业的划分设立了不同的俱乐部,金融俱乐部就是其中之一,人数已超过300人。

  张帏还提到金融俱乐部,“那些小孩儿都挺厉害的”,他笑道,这个俱乐部从创立至今,慢慢完善,由学生自己组织安排,时常举办一些活动,并且不时投入到真正的实务操作当中。

  “校友之间的交流很重要”,张帏道,清华的平台是很好的,在投资方面,有企业家协会、有清科,每年还会举行创投的峰会,创业和投资的校友们济济一堂、相互沟通,有时碰上一些案子也会抱团合作。

  清华毕业生如此出众不仅与学校一直提倡讲究科学、注重实干的校风分不开,更重要的是其其雄厚的教学力量和资源。

  清华在理工科方面在国内高校位列第一。教育部的统计资料显示,清华大学本部共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2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14个,国家工程中心5个,在国内高校中均位列第1位。此外,清华科研经费在近年来一直是全国高校之首。

  清华教育比较重视工科,这为需要严密逻辑和推理的金融实务打下了基础。当年所学大量知识与数学、物理学、概率论、运筹学和计算机密切相关,严密的逻辑与推理训练,则在其后的专业竞争与管理实践中大显功力,摩根大通证券(亚太)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方方感概道。

  经过多年努力,清华已经拥有了一支国际化、高素质的师资队伍。在现任全职教授中,中国科学院院士有38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有34人,两院院士总数占全国高校第一位。

  “人生离不开大学时代师生、挚友真情的终生鼓励与慰藉,此情此谊不啻为伴随一生的宝贵财富。”中国证监会规划发展委员会委员李树憬在今年的值年校友聚会上对其师弟师妹们感概道。

  清华大学是中国最高学府,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在历次重点大学建设中均被列为重中之重的建设序列。

  深圳是厦大毕业生除厦门外,多年来就业人数最多的单一城市。在会计和金融专业,一个班中甚至有超过一半的人都选择了深圳。

  身为厦大深圳校友会会长的深圳广电集团总编辑陈君聪说,深圳有一种说法,没有厦大的毕业生,深圳开不成证券公司,也办不成银行。深圳金融证券一半以上的骨干来自厦大。

  但由于校友之间缺乏紧密的联系,他们没能形成一个有效地影响投资界的圈子,其影响力也只停留在潜力上。

  博饼是厦门人几百年来独有的中秋传统活动,是一种基于月饼文化的当地特色的民间习俗。因此,每到中秋节前,举办博饼活动也成了厦大校友们难得的大规模聚会。

  9月18日晚,厦大深圳计划统计系校友举行了中秋博饼活动,当天有来自南方、易方达、融通、宝盈、鹏华、招商等多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和券商的投研人士参加。

  “那天我们也邀请了一些高管身份的校友参加,最后都没来,来头最大的是一家小基金公司的副总”,一位参与了博饼活动的厦大校友称,这项活动开始的时候也联系过其他系的校友,想多组织一些人参加聚会,但后来发现他们兴趣都不大。

  实际上,厦大深圳计统系的校友这种稍大规模的机会一年一般也就一到两次,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人都叫不出对方的名字。而那些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路上的会计系的厦大校友们彼此之间就更加陌生了。

  据了解,招商证券、国信证券和各大券商在深圳分部中有大量来自厦大的毕业生。其中,宝盈基金甚至一度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来自厦大,实际上,有一段时间该基金公司的高层全部来自厦大。宝盈基金也形成了每年去厦大招聘的惯例。国泰君安在深圳的投资银行部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来自厦大会计等专业。

  在投资界,知名度最高的厦大校友是被业界称为“阳光私募基金教父”的赵丹阳。不过,赵毕业于厦门大学自动化系。

  “投资界的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赵丹阳,我也没见过他”,招商证券资产管理部的一位厦大校友称,他曾经还给赵丹阳打过电话,但是没人接。

  此外,现任职港交所总裁的李小加、海通证券董事长王开国、兴业证券董事长兰荣等都是毕业于厦大。

  上述招商证券人士称,南方的学校毕业的人和北方学校的风格不太一样,南方人更独立,自我意识更强,相互不怎么搭理,北方人在深圳更容易抱团,而且更有合作意识和生意头脑。

  尽管在深圳的厦大会计系牛人甚多,但是如今在深圳的厦大会计校友很少相聚。作为校友基本交流的曾经非常活跃的厦大深圳校友会的网站已经停止运行,最新的消息也是停留在2006年。

  在深圳,清华、北大、人大的毕业生有更天然的优势。早期的深圳券商和基金、银行高管全部来自证监会、银监会等监管部门,这些从北京过来的高管们不可避免地对本部门有所倾斜。比较突出的例子是,宝盈基金基本都是厦大的,而易方达基本都是清华的。

  而且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这些北方毕业的校友中的成功人物愿意出面召集学弟学妹举办讲座等活动。深圳一位北大毕业的知名创投人士近期还给北大的学生举办过讲座。在他的公司中,很多人都来自北大。短短两三年时间,他投资的企业已经超过100家。

  但是,厦大每年为深圳输入的毕业生接近千人。厦大就业中心的数据显示,深圳是厦大毕业生除厦门外,多年来就业人数最多的单一城市。在会计和金融专业,一个班中甚至有超过一半的人都选择了深圳。

  一位厦大校友称,如果厦大深圳校友联合起来,足以影响整个深圳乃至全国的投资圈。

  在注重会计和法律知识的投行,一些券商在深圳的华南投行分部招聘了大量厦大会计专业毕业生。据国泰君安一位厦大毕业的投行人士透露,会计目前主要的就业方向是会计师事务所和投资银行。国泰君安2007年有一半都来自厦大,在兴业、华泰联合等券商界,活跃着大量厦大校友的身影。

  精通会计知识和基本的财务分析技术是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所必备的条件,而厦大的优势就是其特色而强势的会计专业为中国投资界输送了大量精通财务知识和技术的毕业生。

  厦大的一位校长曾说过,我们培养不出一流的CEO,但是我们可以培养出一流的CFO。正是基于厦大在会计上的全国专业优势和对华南地区的接近性,厦大校友在深圳才具有广泛的基础影响力。

  厦大会计学科是国家重点学科,是全国第一批硕士点和博士点之一。提到会计,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葛家澍。

  厦大的会计专业在全国常年排名第一,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厦大是国内会计学专业名师汇聚之地。在中国最早的四名会计学博导(分别是财科所的杨纪琬、上财的娄尔行、厦大葛家澍和余绪缨)中,厦大独占两位。此外,潘序伦、杨时展、李宝震等近五十名国家著名会计学专业名师也都长期在厦大执教。

  自1945年毕业厦大并留校任教,已年满90岁的葛家澍培养了一支目前身居重职的“葛家军”,其间创造了好几个新中国“第一”——“第一个经济学和会计学博士”、“第一位审计学博士”和“第一位会计学女博士”。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是师从葛家澍的1994级厦大会计学博士。他曾任中国本土最大的创业投资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CIVCFund合伙人、中新基金董事长,以及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会长等职。陈所在的东方富海是第一家有限合伙制的创投。

  多年来,作为会计学科重镇的厦大会计系培养出众多优秀人才。目前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的会计学研究,基本上是厦大人在支撑;香港浸会大学商学院院长,大陆复旦大学会计系主任,都是厦大培养的博士;从北方的北大、清华,到南方的南大、上财,都有厦大会计人的影子。

  从武大毕业的学生,大多都有恋校情结,“每到五一、十一回来很集中。”武汉大学校友总会办公室主任李燕飞说,“以班级、年级、院系各式各种的形式搞聚会的都有。”

  除了这种相对正式的聚会,同窗好友间私下的小圈子更为密集和普遍。一个可以佐证的现象是,国内的私募基金界已经形成了武大系,如武当资产、金中和资产、从容资产几家业内声名显赫的私募基金,合伙人或者创办者均为几位武大校友。

  “武大不是做官的文化,而是一种自由文化。”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投资总监吕俊说,所以武大的毕业生喜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奔深圳特区。

  对活跃在国内投资界的武大系人物来说,武大自由开放的校风以及刘道玉、董辅、邹恒甫等大师的言传身教,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烙痕。

  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是,在阳光私募这一群体在国内刚刚出现时,便有一批武大毕业生率先响应。武汉大学深圳校友会一位人士认为,“阳光私募作为一种新的形态,比较符合武大人追求自由、喜欢创新的气质,可能这是目前私募界不少高手都出自武大的原因之一。”

  在深圳发端而如今已成燎原之势的阳光私募中,武大系的确被称为学院系中的第一大系。

  在深圳金融投资顾问协会的统计中,目前活跃国内私募界的几大明星基本出自武大,如深圳市天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掌门人康晓阳、北京市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江晖、上海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蒋锦志、深圳市武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田荣华、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俊等。

  除此之外,还有上海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蒋锦志、上海智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伍军、深圳智诚海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冷国邦、深圳南方汇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波、深圳展博投资公司总经理陈锋等人,都是武大毕业,如今也都是投资界的活跃人物。

  2007年,在田荣华创建武当资产时,与他一起筹建的搭档便是田在武大的同窗原鹏华基金基金经理易贵海。从容投资公司的另一位主要筹建者也来自武大。江晖成立星石投资时,也选择了武大校友罗敏搭档研究总监。

  最为典型的是2008年熊市取得正收益而声名鹊起的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首席执行官曾军、投资总监邓继军及研究总监彭迅是武汉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的同窗,公司董事长黄明皓女士的丈夫也和他们大学是同一个篮球队的。

  “这跟国外一些对冲基金一样,很多合伙人都是校友或者前同事的关系,大家比较了解,沟通起来也很顺畅。”金中和董事长黄明皓解释。

  记者了解到,这些各自创业的武大人同样有着密切的联络,如同在上海的吕俊和伍军关系熟络,而都在深圳的田荣华、曾军、刘波等人也常有交流。据统计,在深圳工作的武大校友有两万余人之多。

  “与曾军、伍军、田荣华等等很多校友都经常联系,很亲近……”吕俊谈起校友时言语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快乐。

  “我们会经常交流,从来不谈个股,交流的主要是对大市的看法,宏观经济,探讨一些投资体验与心得。我不太愿意跟客户、跟朋友谈个股,觉得投资是很私密的事情。我们曾经一起开玩笑,称那些专门靠传递消息选择个股的人为吵股票。”伍军言语中不忘偶尔诙谐。

  对武大的投资圈中的个性化,吕俊解释得很直白:“大家都强调个性的发挥,强调自己闯出一条路来,在投资决策中独立思考。如果投资方法甚至是选择个股都一样的话,那就不是武大的文化了,那也就不是出自武大的了。”不过,吕俊同时也认为“武大系的各投资流派中的相互借鉴蛮有意义”。

  事实也是,例如强调绝对收益的江晖与主张和市场保持磁性接触的吕俊,虽然同出自武大,但风格和选股迥异。

  “相对来说,我们是个自然而然的圈子,没有刻意去组织,但更多是出于志同道合。”武当资产一位人士认为,“君子和而不同吧。”

  此外,在公募基金领域,武大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如易方达基金总裁叶俊英、副总裁刘晓艳、大成基金总经理王灏、泰信基金总经理高清海、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戴京焦、南方基金副总经理郑文祥等都毕业于武大。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上一篇:国企招聘|浙江金温铁道开发有限公司招收150人大专可报明天截止!


下一篇:国内五所评级A+的金融学专业所在学校和专业介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