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Company news

IMF“怒怼”美国强调全球金融平衡与稳定

发布时间:2019-03-30 18:3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称,全球经济风险正在积聚,原因在于支持增长的政策越来越不可持续,且全球合作遭到民族主义政策的破坏。与此同时,IMF在其每年两次的《世界经济展望》(WEO)中,温和地下调了对多数国家今年和明年的经济预测。专家指出,债务危机和贸易增速下行是当前影响世界经济增速的主要原因。

  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专家余南平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本轮全球经济减速的因素是综合性的。首先,经济减速源于债务的影响。2009年全球开始对金融危机进行集中救援,但是通过加杠杆的方式解决危机。因此,在经济复苏过程中,各国政府包括居民和企业的杠杆率都持续上升,整体债务负担加重。到目前阶段,除个别发达国家外,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的杠杆率都处在高位。“中国的杠杆率主要集中在企业端和居民端的快速上升中,但中国的国家主权杠杆率目前仍可控,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杠杆率仍在上升。包括欧洲在解决欧债危机的过程中,杠杆率虽有所下降,但并没恢复到非常健康的水准。”

  其次,经济减速源于贸易增速的下降。金融危机以后到现在,全球贸易增速下降,已不如危机前的水平。“在危机后的十年中,全球投资和贸易总额都处于低位水平。目前,全球贸易平均增速较金融危机前下降2.5个百分点左右,已不到危机前的50%。这种情况下,逆全球化的政治和经济举措纷纷出台,如欧洲民粹主义运动在政治上的反映,包括美国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并向各国发起‘贸易战’在经济上的反映。”余南平表示。

  IMF此番对美国的措辞异常严厉,批评特朗普政府在接近经济周期顶点时加征关税和减税,并呼吁逆转这两项政策。IMF称,如果特朗普进一步对中国设置贸易壁垒,并对汽车行业加征关税,从长期看,美国经济增长将因此放缓1个百分点,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约0.5个百分点。

  余南平认为,IMF给出这样的判断,在于美国仍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进口国之一,是全球价值链最终端产品销售的最大市场。因此,美国一旦采取关税保护政策,对各国商品加征关税,势必抬高全球整个制成品的成本,还会使消费意愿下降,这样会造成市场萎缩。与此同时再实行减税政策,可能会掀起全球性税收竞争态势。“美国减税一方面会带动美国国内资本和产业的回流以及美元的强势。另一方面,其他国家如果在债务杠杆或汇率杠杆上无法跟进,会形成洼地效应,使这部分国家的经济持续增长面临被动状态。所以,IMF认为‘对内减税’和‘对外加税’的双重顶端,在目前是不恰当的举动。”

  但余南平指出,美国采取的策略是基于自身策略的考量。从经济基本面看,美国减税后,国内就业情况保持较高水平,整个宏观经济表现也较为强劲。“美国现在采取的是自保行为,没有把全球经济平衡和稳定增长考虑进去,这是自利主义者的现实性举动。而IMF强调全球金融平衡和稳定,出于其专业化考虑,认为美国当前的税收政策变化使新兴市场国家出现多米诺骨牌式的货币危机,因此批评了现在美国政府的行为。”

  IMF还表示,特朗普的财政政策是“不可持续的”,美国应该转而集中精力稳定并降低公共债务水平。

  那么,美国的债务危机有多大?10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2018上海全球金融论坛上指出,近日美股暴跌已经给大家一个提醒,当美国政府债务的上限来到时,美国经济会陷入困境。黄奇帆认为,美国政府的债务有三个美国议会确定的上限。第一种是良性的,不影响机构正常运行的债务上限。第二种是有一定问题,影响机构运行但不指明的债务上限。第三种是会导致股市和美元崩盘的上限。“在美国政府债务不超过GDP时,美国议会就会给政府设上限。上世纪就有十几次政府提高上限,但议会不同意。那时是良性的,低于GDP比重的政府债务上限。而有一定问题的上限会造成美国机构出一定的状况,当GDP和美国政府债务在1∶1左右时,该上限就到了。而真正危险的上限就是当美国政府债务超过GDP的130%,甚至到150%以上,美国经济一定崩盘。”

  黄奇帆进一步指出,一个国家的债务与GDP之比,五年内涨幅超过30%,大概率会在随后五年爆发经济危机。“从2008年起到现在的十年,美国有两个五年,每个五年涨幅都超过30%,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美国债务举债速度不下降,还保持过去几年的状态,美国经济被债务大山压倒是下一步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

  余南平表示,中国的情况较为复杂。一方面,中国经济经过40年增长,已发生质的转变,从过去的高速度向较快速度或中等速度增长转型,即从以投资带动增长向消费增长和制造增长转型。因此,国内市场的重要性已远远大于国际市场。同时,由于中国经济体量大,层次复杂,韧性强,又深深嵌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因此中国经济周期的回旋余地很大。

  另一方面,中国面临双重叠加的问题。内部层面,中国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有降杠杆和去产能的需求。外部层面,正面对与美国贸易摩擦。“双重叠加使目前中国整个宏观经济局面更复杂,层次更多。中国的当务之急,首先是对内改革。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做好内部工作更有益于解决外部问题。具体来说,一是做好‘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二是通过新的政策性引导,包括用减税来降低企业实际负担。”

  余南平表示,相对于其他新兴国家,中国经济的情况还是比较健康的,但要居安思危,因为面对的困难也不小。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上一篇:美国就业市场强劲增加通胀压力 金融市场喜忧参半


下一篇:【聚焦美国两党争斗及影响】政府“关门” 经济受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