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
Company news

【上篇】易界访谈:中国金融市场的变革开放和跨境投资的机遇

发布时间:2019-04-14 15:25

     

  即将过去的2018年中,中国的金融和资本市场发生了许多变化,一方面是中国面临美国的贸易战压力,另一方面中国持续承诺对外开放,并且已经在证券、保险和金融等领域推出了详细的法规,以进一步吸引国外的投资者。

  那么在未来,这些新的政策对整个金融和市场将会起到什么作用?整个金融行业将会走向哪里?中国企业的跨境投资又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在知名律师事务所奋讯贝克麦坚时(Baker & McKenzie)最近召开的中国法律研讨会间隙,小编同该律所的几位合伙人就上述这些问题展开了讨论。

  施淼(贝克?麦坚时兼并收购部合伙人):我们一直在说负面清单,最大的举动肯定是2018年6月28号全国性负面清单的颁布,以及两天后保税区负面清单的颁布。这个清单出来的时候大家并不是特别的惊讶,因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40周年,在年初的政治工作报告会上已经明确了大幅放宽准入是这个阶段的重点和需要。

  市场准入怎么放开可以用两个标准来判断,一个是负面清单的长短,第二个是对将来承诺的确定性。在两份负面清单里面这两点都得到了非常好的落实,全国的负面清单是63条减少到了48条,保税区的线条,基本上把年初发改委、习主席、以及央行所做出的所有承诺均以一个非常数字化的形式反映在我们的负面清单里面,并涉及金融业、汽车行业、农业等多个行业。我觉得主要的宗旨是这些负面清单大幅度扩大了服务业的开放,同时基本开放制造业、放宽了农业和能源领域的准入。

  再说一说大家关注的汽车业,它放开了新能源车行业的持股比例,并在5年过渡期内逐步取消对汽车生厂商外资股比和设厂数量的限制。大家也看到特斯拉在中国设厂的新闻,目前公司都已经设起来了,在汽车行业,大家一直有担心如果这样放开是不是中国的车企会面临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在发改委先出了五年计划以后,这种担心的反应是第二天所有汽车行业的股票都是大跌的。

  虽然现在完全放开已经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但是我们自己感觉汽车领域合资的格局在10年之内不会有特别大的改变。如果你看燃油类的车,首先我们现行的投资项目目录和汽车投资项目管理意见中明确表示原则上不会再批新的燃油类汽车的一些项目,其次目前中外合资车企的中方合作伙伴都是非常大的企业,并且基本上合资车企合资期限还是有很长的时间,所以就股比这一块,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至少在短期内。

  新能源车目前是一个契机,但是新的草案,也就是汽车方案草案也提高了对新能源车的门槛,理论上我们是觉得在汽车行业这块的话,相对来说变动不是很大,汽车业的放开是网上比较热议的,所以我们详细地说一下,其它的包括农业等等都是有非常大的动作,所有承诺的东西都基本落地了。

  提问:关于对内投资的,一方面政策层面进一步开放了,另外一方面对内投资增长特别明显,您从业务上来说注意到对内投资增长明显的情况吗?

  施淼:从对内投资的角度来说,从新设到兼并收购都还是非常热闹的,您可能关注的是因为钱比较缩紧,是不是大家会卖,因为钱不够所以要卖出去,我觉得当然不排除可能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从外资对中国的收购来说,相比抄底,很多外国投资者还是会看重优质的资产,。因为优质资产抗风险能力会更强一点。而就优质资产而言,因为有兴趣的买家多,其价格不会因为资金面的缺乏而过分低估。

  我们目前看到的对内投资,不仅仅包括收购项目,绿地项目其实也是很多的。在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下,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原因,可能一些国外的大型公司更追求在中国本土会有自己更大的发展,以规避国际贸易方面的风险,所以我们会看到我们大型的工业项目非常多。

  在兼并收购方面,我们可以发现,国外的公司和国内的上市公司的合作也非常多。其实我们看到的大部分还是增资扩股的形式,而不是要把公司卖掉,长远而言一些优质公司还是看好中国市场的发展,引进国外的资金更多的是共赢的局面,而不是我卖给你了,补了这个资金缺口就完了。当然不能完全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是还是看好中国市场长远的发展的合作居多。媒体朋友也问到中国投资一些奢侈品品牌的收购项目,价格为什么那么高,这个事情不能绝对的看收购价格,因为很多可能非中国的买家的出价是基于商标本身这方面的定价,但中国很多买家定价的时候看的是市场的容量,因为背靠中国巨大的市场,可能出的价格会高一点。

  吴昊(贝克?麦坚时兼并收购部合伙人):我认为从绿地项目这方面来说,有些客户觉得现在这个时段,如果跟中国政府谈优惠政策等东西是比较好的时间点,因为看到整个全球的贸易环境,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像施淼律师讲到的,有些客户在国内投资反而最近半年到9个月更活跃了,可能也是因为取决于他觉得是好的谈条件、谈优惠政策的时间。不像以前几年外资投资实在太多了,如果投资的数额不是很大,根本没有地位跟当地政府谈条件和优惠的安排,我们看到有些客户觉得这是比较好的时间来中国投资。

  吴昊:对外投资的趋势大家都知道,2016年是高峰,现在2017、2018年如果看数据的话,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这些数额一定是有一点降低,投资的活动也比较缓慢。就整个趋势来讲,根据我们的经验和我们与客户交流,走出去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只是可能现在中国企业面对一些挑战。比如美国在安全审查方面出台了新的规定FIRRMA,是8月份出台的,加强了美国安全审查的制度。根据新规,外国政府关联实体进行的投资交易须进行申报,这个基本上把国企的在美国的对外投资都包括进去了。CFIUS还可以要求其他某些投资(例如关键技术领域)履行强制申报义务。之后美国在10月份刚刚出台了一个试点项目,对涉及关键技术的收购,加了强制申报的要求。就外国政府关联实体进行的投资交易须进行申报现在还没有实施细则,也就是还没有执行。

  当然我觉得中国企业面对的这些问题或者这些挑战,我们看到的趋势可能就是对美国投资更加谨慎,可能需要先做更多的分析,包括这个投资会不会涉及安全审查的流程,如果涉及这个流程,对企业的交割是不是会有影响,因为要走流程是很长的时间,你可能来来回回要走5、6个月,对你的交易确定性会带来影响。

  但是我们这边观察到,我们的客户对海外投资的兴趣完全没有减少,可能只是针对在哪个区域投资选择方面,因为这些新的法律法规的出台,对他们是有点影响,所以你如果看数据的线年对欧洲的投资增加了,对北美的投资就减少了。

  提问:人民币出境做跨境投资,审批的时间,严格程度跟之前比是什么情况?有没有一些新的途径,深圳好像有试点一些,企业拿了牌照以后可以自己去海外投资不用通常的审批流程,是不是有一些新的途径?ODI申请是不是比较困难?

  樊磊(奋迅事务所顾问):QDLP应该是深圳2015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试点了,其实叫QDIE,就是投资海外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都可以,总共目前有50亿的额度,绝大部分都是批给境内的基金公司子公司做海外的PE投资的通道。

  吴昊:ODI方面我们这边做的案件,经历了之前国家对外投资批准收紧的政策经历之后,客户会更谨慎一点,觉得ODI的流程不确定性因素会增加一点,但是一般的项目只要你在行业方面是遵守国家整个行业指导的话,其实ODI的审批最终还是可以拿到的,国企比民企时间上可能会快一点。我们现在还是在做很多对外投资,甚至对美国企业投资的项目,我们客户还是可以拿到中国政府审批的,你说当地上海政府也好,中央政府也好,只要项目是符合整个行业方面的指导的话,这个审批还是拿得到的。从我们现在看来,很大部分项目倒不是因为ODI审批拿不到,而是海外的这些反垄断,国家安全的审查方面的问题。

  提问:美国之前出了一个FIRRMA试点计划,有14个行业涉及到强制性申报,另外11月19号美国商务部公布了技术出口管制体系框架,有分析指出这对于去美国并购还是会有影响的,您怎么看?

  吴昊:FIRRMA是8月份出台的规定,据我了解,新的规定对国企如果要投资某些涉及关键技术的行业,比如说高科技行业加了强制申报的要求,因为原来美国安全审查的制度是自愿性的制度,你可以自己决定申报或者不申报,但是不申报不证明你这个项目成功做完了,交割了以后安全审查委员会还是有权力找上门审查你并购的项目。但是现在出台的这个新的法案,在大量程度上还是针对外过国有国企的并购行为,对中国国企走出去,在美国收购肯定是会影响的,因为有强制性申报的要求,你去美国并购涉及关键技术的敏感行业一定要走申报流程,国企的背景会给会给项目带来不确定性,可能安全审查委员会不批这个申报。

  刚刚讲到的关于技术出口的新规定,这个规定是限制高科技的、芯片,或是AI也好,限制这些产品的出口或者出口的时候要加强审批、监管的流程,我觉得后面这个规定可能还是整个对国际贸易带来挑战和障碍的,因为如果整个制度比较像自由贸易的制度的话,其实很多国家也就不需要加那么多出口限制了。中美关系还是处于非常敏感的时间段,这些新的规定出来对中国企业是会有影响的,可能还是要看这个月的月底习主席和特朗普的见面会不会消除一些影响。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上一篇:中国金融市场在加速开放 助力企业挖掘东盟投资机遇


下一篇:钟咏苓:中国深化金融改革和加大市场开放决心很坚定

网站地图